顾庭筠笔直的躺在软塌上,好整以暇的盯着这个为他仔细按捏腿的女人。

    一头乌黑的头发,明明脸型长得极好,可脸上却是星星点点的黑斑和痦子,实在是难看。

    顾庭筠皱着眉,然后索性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女人虽然长得丑,可是按捏腿脚的力气却是掌握的极好,至少按下去会让他感觉到力气,比起之前的那些漂亮的女人有用多了。

    傅阮自然是不会推拿的,更不知道人体穴位在什么地方,之前进府之时,宋启轩就带她去一趟医馆,虽然大夫只说了一两遍,不过她仍然牢牢的记住了。

    傅阮生来记性就好,所以年幼时,论琴棋书画亦是学的飞快。

    那时她跟宋燮一同上课,一同下课,俨然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而今长大后,却什么都变了。

    宋燮变成了害得她家破人亡的刽子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傅阮眼底氤氲着浓浓的恨意,手下的动作也不知觉间加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顾庭筠轻哼一声,睁开眼看她,那一瞬间他看清了她眼底的恨意,微愣住后,看她的目光从惊愕变成了探究。

    顾庭筠眼睛眯起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竟然敢在他的面前失神?倒是有点意思,难道她想要在他的面前表现的与众不同点?为此吸引他不成?那她可打错了如意算盘了,他对她可是没有半分兴趣。

    傅阮早在他的那声轻哼回了神,小心翼翼的给他按捏腿,一切都装作跟没有发生过什么似得,顾庭筠却冷不丁地说道:“你刚才似乎是走神了?看本王的眼神,就跟看仇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傅阮手中的动作停顿半刻,又继续给他按,额头上是细密的汗水,她被顾庭筠问的有些紧张,汗水从额头划落下来,傅阮扯了扯嘴唇:“王爷怕是看错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本王两只眼睛都看见了,莫非你是在质疑本王的眼睛不好使吗?本王都快睡着了,你还把本王给掐醒了呢。不信你自己看本王的腿,是不是有你的指甲印。”顾庭筠支起身子面露温愠,这个女人刚刚明明眼神变得要杀人一样,还死不承认,以为本王是没看见吗?

    傅阮半信半疑的低头看了眼他的腿,上面果然有指甲印。他不是腿没有感觉吗?为什么刚才晓得弄疼他了?

    “还有,本王的腿并非全部没有知觉……”顾庭筠冷哼一声,为她解开了心底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王爷你的腿是有些地方没有知觉,有的地方有知觉是吧?”傅阮接下口,然后转移话题。